多年以前,袁萌老前辈曾经跟我谈及当时刚刚诞生的 Raspberry Pi,表示这种单板机对于教育事业会有很大帮助。奈何那时候我见识短浅,无法完全理解老先生的思路和远见。

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老先生了,上一次见到他,还是在白大哥的婚礼上,那也是三四年前了。

Click here to see the full blog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