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看了浮生六记的前三记,分别为闺房记乐、闲情记趣和坎坷记愁,读罢,百感交集。 清代的文言文,因为是叙事题材的,初读并不很费力,但是读到后半部分难免有些不甘心,总是觉得没有完全理解,这种感觉很不爽啊。后来找到了文言文与白话文对照版的,很是庆幸,一个上午就看完了试读部分,又去找来第四部份“浪游记快”的白话文版本,然则已是意兴阑珊,故而弃之。 总的感观是,浮生六记是很适合一个人安静欣赏的书籍。沈复叙事娓娓道来,语言平实有趣,读时宛若与他对谈,实在很妙。沈复与芸娘年少相识,青梅竹马,作者家世尚可,至少吃穿不愁,然则芸娘,家中用度全靠她做女红维持,幸而芸娘天资聪颖,靠一卷琵琶行学会认字,再后来竟可以作出“秋侵人影瘦,霜染菊花肥”的句子,另作者很是感佩。作者与芸娘两情相悦,之后亦顺利成婚,婚后举案齐眉,过了二十三年琴瑟和鸣,肆意快活的日子。 我最爱的是章节无疑是闺房记乐了,字里行间,我彷若看到了羞怯而聪敏的芸娘,不羁又风趣的作者,以及那段令人艳羡的时光。初嫁过来的芸娘,不很说话,

Click here to see the full blog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