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久没回家,这次回来过清明,看到水泥路铺到了每家每户的门口,据说路灯也在跟上级争取中,感觉家乡发展挺好的。

可瑕不掩瑜,刚回到家当晚,我就听说了一件不太和谐的事,说村里有户人家盖房子,为土地跟另一户人闹了起来,而且这纠纷背后牵扯到了咱村里上屋跟下屋之间的历史恩怨,所谓的事实,就是宅基地界限谁都搞不清楚,连法院都不好判,就这么僵着。

Click here to see the full blog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