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起文革的时候红卫兵们敲响的郑念家的门,自那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家。

警察叔叔推心置腹地给她讲了刚从大学辞职的女婿,这些年的自荐参选、文章言论、外媒采访、参与的活动,特别是挑起的事件,什么借揭露明星吃空饷炒作、写“看脸看胸”文给大学抹黑。

还是熟悉的语言,熟悉的配方,文革的阴霾,从未离我们远去。